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金节的博客

恰同学少年 不确定的年轻```

 
 
 

日志

 
 
关于我

倪金节,财经作家,常年专注于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研究。已出版《反通胀战争》,《好泡沫还是坏泡沫?》等作品。Mail:piaoni2006@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战通胀,不得不面对的价格二次闯关  

2011-03-24 00:5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倪金节

上海证券报  20103月23日 星期三

 

——“十二五”战通胀系列之二  

 

进入2011年之后,虽然中国CPI数据没有再度蹿升到5%以上,但是这丝毫不说明当下的通胀形势趋于稳定。相反,未来的通胀极有可能会再度恶化。

 

在上周的专栏中,我们详细论证了未来五年货币投放会再度翻一番的可能,虽然央行在上周五全球市场一片风声鹤唳中,再度上调存款准备金,彰显了货币当局控制流动性的愿望。但是这对汹涌的货币大潮而言,收效甚微,因为基础货币增速依然在16%以上,信贷增量看不到“硬着陆”的希望。

 

接下来,货币政策只会继续疲于奔命。本周我们再来讨论另一个事关整体通胀形势,且影响长远的通胀因素:要素价格改革问题。

 

说实话,自从2002年之后,中国经济的周期波动明显缩短。每隔两三年,宏观调控就需要在宽松和紧缩之间不断变换。比如,就在三年多前的2008年一季度,中国还在被8%以上的高通胀所困扰,而短短的一年时间,2009年初通缩的幽灵来临,而到2010年初,通胀又再次来临,让人顿觉通胀转化为通缩也就是一夜之间。有经济学家如是感叹,“我们刚把通货膨胀理出眉目,通货紧缩来了;还没把通货紧缩研究完,通货膨胀又要来了”。

 

个中原因十分复杂。这与中国经济半吊子市场化特征密切相连,这是长期性的制度改革大议题,非一时之功。但近几年愈演愈烈的价格机制扭曲,市场结构混乱问题,则成为“十二五”时期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尤其是资源要素价格管制,导致供求关系严重失衡和错位,使得物价形势极容易受到外界干扰,价格波动频率过大,严重影响了经济可持续增长,让宏观政策疲于奔命。

 

当前,以能源、电力、劳动者工资等主体的要素价格,都还没有按照市场化的方式定价,人为压低要素价格普遍存在。加上掌控要素价格的多为国有资本,他们坐享多方面政策红利,在本就不存在市场化土壤的体制之下,推进要素价格改革更加艰难。但是,只有价格关系彻底理顺,才能为未来的福利增长、效率改进和平稳增长保驾护航。

 

否则,经济改革和相关政策,永远被一些短期的价格波动所掣肘,经济周期继续缩短,无法让中国经济实现长期稳定发展。这是中国经济进行第二次重大转型、实现产业升级和优化创新的前提。中国改革开放30年,严格的说物价改革只做了两件事情。一是完成了一般商品市场的价格改革,这是始自20多年前“价格闯关”,到2002年这一改革基本完成。而这之后,我们则一直在试图推进另外一件事,就是要素价格改革,但时至今日没看到实质性进展。但是实际上眼下急需推进的要素价格改革,涉及的范围小,品种少,并不需要出现上世纪80年代那样,全面影响民众生活的大变革。但何以要素价格改革长期推进慢,止步不前?

 

其根子在于主导本次改革的各方,都是极有话语权,甚至行政权的大利益团体,谁也不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资源要素价格改革虽然看起来“工程”不大,但是触动的“有实权”的利益群体太多,在保障亿万消费者正常利益条件下,出台能够协调产业上下游各方利益的改革方案非常困难。不像第一次价格闯关,普通大众虽然人数众多,但并无多少参与权,而且既得利益群体尚未像今日这般阻碍改革推进。比如说,取消煤电价格“双轨制”,全面实施煤电联动的市场化价格改革,已经叫嚷了很多年,至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政策才能够顺利出台。也就是每逢煤炭市场告荒、电力紧缺的时候,媒体上才会再度炒炒煤电改革。足见推进这一改革的利益各方,已经博弈到绝望的地步。

 

另一方面,推进要素价格改革的初期,势必会掀起一波新的涨价潮。在CPI中的的权重构成中,居住类占到了15%左右。其中,水费、电费、液化石油气、管道燃气、其他燃料五项又占居住类比重的40%以上。以此计算,公共品在CPI中的比重约为6%,高于猪肉在CPI中为3%的比重。因此,如果说上轮通货膨胀引发的主因是猪肉涨价,那么现在一个比猪肉对CPI影响更大的就是要素价格的集体大幅上涨,这将会在更大程度上推动国内通货膨胀。无疑,这是决策层短时间内没有勇气推进改革的重要原因。而且眼下通胀形势已经十分严重。

 

但是价格改革等同于涨价,这是利益集团的一厢情愿和公众的集体误解。要素价格改革的最终目的是,将目前不合理的、行政干预过多和人为压低的价格扭曲,彻底废除掉,建立起合理的趋于市场化的价格兴城机制,真实地反映市场供求关系。比如,初衷为了实现市场化定价、与国际接轨的成品油定价机制,虽然如今处于“名存实亡”的悲惨境地,涨价远远超过下跌次数,但是这并不是机制本身的问题,而是中国成品油市场的企业垄断与半市场定价怪胎孳生出来的必然。

 

要打破当下的要素价格改革僵局,就不可能寄希望于利益集团的良心发现。最根本的政策是引入竞争机制,将相关的行业推向市场,逐步取消各种补贴和政策红利。同时,引入民间资本进入,这样不但解决了民间资本生存空间狭小,到处以热钱形式兴风作浪的问题,而且能够营造出一个自由竞争的市场氛围。更为完全的市场经济做了有力的铺垫。

 

还是以成品油定价机制为例。现在的这种机制执行情况,基本是消费者痛骂油价只涨不跌,石油央企则还觉得涨价幅度不够。与其处于两头不讨好的境地,还不如把原油进口放开,引进民间资本,再组建几家大企业,由发改委维持市场秩序,彻底打破既有的石油市场垄断格局。这样一来,油价市场化机制才可能真正得以实现。目前的所谓“定价机制”,不过是打着市场化和国际化的幌子,更为重要的动机是变相涨价。

 

无论是发轫于亚当斯密的市场理论,还是马歇尔剑桥学派,乃至芝加哥学派、奥地利学派,他们都早已用理论完美的证明了,没有竞争就不可能有完全的市场经济,而半吊子市场经济则又会进一步妨碍市场竞争。只有竞争机制形成,政府同时放开对要素价格的管制,价格涨跌自然就有市场供求说了算。

 

在此机制之下,“只涨不降”的中国式乱象必将终结。届时,一般商品和资源价格市场化改革完全成功,中国不仅将诞生出一批健康发展的大企业,对于节能减排、实现经济结构调整都是大有裨益。如果我们不能理顺价格关系,由价格压抑、供求错位导致的新增通胀因素就会不断出现,在整个“十二五”时期,甚至更长的时间段内,中国经济都无法摆脱通胀和通缩周期的快速转换问题。只有从根子上化解了潜在通胀因素,“十二五”的通胀之战才能毕其功于一役,实现中国经济新一轮的产业大转型、大变局。(本文作者倪金节为专注于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研究的财经作家,最近一本书是《好泡沫还是坏泡沫》。)

 

“十二五”战通胀之一:谨防货币规模再翻一番

  评论这张
 
阅读(328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