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金节的博客

恰同学少年 不确定的年轻```

 
 
 

日志

 
 
关于我

倪金节,财经作家,常年专注于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研究。已出版《反通胀战争》,《好泡沫还是坏泡沫?》等作品。Mail:piaoni2006@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迟迟不加息的原因是什么?  

2010-08-12 21:14: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迟迟不加息的原因是什么?

                                            ——宏观调控冷热有别的背后(中国经济迷思之三)

 

                                                                                     文/倪金节

 

7月份的经济数据近期相继揭晓,下半年宏观调控政策风向将由此渐渐确立。而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对18个工业行业,2087家过剩产能企业的行政治理,意味着中国经济在加速推进结构调整方面迈出了实质性的步伐。行政治理在先,刺激政策退出一时难以确定,成为本轮宏观调控的典型特征。这与过往并无二致。

 

严格地说,从去年5月份之后,随着对房地产政策的极其宽松,货币供应量暴涨,中国经济就进入了趋于过热的时期,但宏观政策的退出步伐却极其缓慢,至今我们尚未看到很明显的刺激政策退出,这与2004年到2008年这一轮经济过热的周期极其类似。当时也是退出的步伐缓慢。

 

往前倒数,我们能发现,过去十年中国经济从未放弃过宏观调控,与GDP增长形影相随的就是中央政府强有力的调控政策。不过,宏观调控对待经济冷热的态度,却是大相径庭。总体来说,对刺激经济积极性很高,而对紧缩政策则是极其慎重,以致屡屡错失收紧货币和财政的良机。

 

在经济偏冷的时候,比如2002年通货紧缩根深蒂固,和2008年金融危机深不见底的时候,4万亿的投资增量,9.6万亿的新增贷款,经济刺激计划史无前例,财政货币政策呈现极其宽松的状态,这一过程完成的速度非常的超出想象。

 

而当经济过热之际,紧缩政策的退出则往往都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无论是市场化的加息政策、还是财政政策的退出,都需要在无数次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之后才能出台。之前,则是不断通过行政手段进行打压和协调。银行监管、产能过剩治理、土地政策、房地产部门调控等是常用的行政介入政策,而未能在力度上对导致经济过热的本源性问题进行治理。

 

如在2004年,中央对江苏铁本进行了重拳治理,当时宏观经济偏热已经形成共识,但是2004年整个下半年关于这一议题,都是在不断地专家学者开会讨论、常务会议不断召开的时间中消磨掉的,直到2005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才正式提出刺激性政策退出,并在当年7月份启动汇率机制改革。不过可惜的是,本应该早点推出的加息政策,直到两年后的20073月才真正提上日程,而当时通胀形势已经完成形成,货币泛滥早已成覆水难收之势。

 

中国宏观调控对待冷热的态度,如此鲜明很明显与保证GDP的稳固增长密切相关,更确切的则是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官员政绩的基本要求。但正是刺激时兴奋无比,而经济发烧的时候,却不能及时下药,往往导致的后果就是“一放就死、一收就乱”的悲惨境地。

 

从本质上说,具有极强政府行政色彩的宏观调控,一定程度上是借用凯恩斯经济学的理论支撑,人为地控制住市场的货币供给,不断地制造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而由于对“冷却”经济的懈怠,就使得长期趋势是中国经济只存在通胀周期,物价下行只是短暂的小浪花。尤其是金融海啸之后的天量信贷刺激,造成了中国货币流动性的几近失控,M2保持着年均25%以上的增速,这从学理上早就严重破坏了中国正常的货币创造逻辑,只会使得本已长期扭曲的各种价格信号,在货币洪水的泛滥之下,扭曲的价格脱缰奔跑,产生令人难以想象的恶性真实通胀。虽然目前统计局公布的CPI依然处于3%附近,但这早已经不能反映真实的物价上升水平。

 

由于市场本身存在着先天的缺陷,宏观调控本是纠正市场失灵的必须。但在“保八等因素的作用下,中国的宏观调控则渐渐失去了本来的面目,逐渐成为政府通过行政手段强力启动经济、货币快速超发的有力工具。否则,短短十年间,GDP规模膨胀4倍、广义货币增长5倍、房价动辄十倍的高速增长何以完成?欧美等发达经济体虽然也有定期的宏观调控,但他们更多的是在使用中央银行的货币调控工具,一旦启动利率工具,则会义无反顾的快速完成这一过程。这才有了格林斯潘的317次升息和伯南克的15个月10次降息的雷厉风行。而中国宏观调控,则一直不敢采用货币政策,而更多的偏好行政手段的治理,而且降温的魄力明显不足。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框架的形成,宏观调控政策的总需求管理势必还是需要回归到依赖市场化手段进行,理顺过于扭曲的价格体系是必然要做的事情。完善汇率形成机制、以利率市场化为目标,同时让能源、资源、土地和房地产等价格,逐渐地回归到市场调节的状态,更多用市场兼容手段来进行总需求管理,使宏观政策与改革和发展目标更好地兼容一致,而不是继续在行政干预、冷热快速转换的泥潭里越陷越深。否则,中国经济真的是会在“两难”层出不穷的道路上,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如今,中国再次走在了通胀濒临失控、货币供给过度、房价超级泡沫随时启动等诸多难题,种种迹象已经说明了刺激政策退出的姗姗来迟,我们可能再次重蹈了上一轮紧缩周期的覆辙,该来的政策,最终还是来的太晚。最终导致的就是“一收就死”,经济增长的硬着陆,历史能不能别这么简单重复?(本文作者倪金节为财经作家,新著《好泡沫还是坏泡沫?》7月份已由中信出版社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201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