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金节的博客

恰同学少年 不确定的年轻```

 
 
 

日志

 
 
关于我

倪金节,财经作家,常年专注于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研究。已出版《反通胀战争》,《好泡沫还是坏泡沫?》等作品。Mail:piaoni2006@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流动性驱动下的泡沫化趋势已经开始  

2009-08-03 23:46: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流动性驱动下的泡沫化趋势已经开始

文/倪金节

现在大致可以确定,接下来的半年到一年,全球金融市场整体趋势上扬,但是2010年以后,巨额流动性过剩所遗留的“后遗症”将逐渐爆发,到时候,形势可能更加不容乐观。而如果在调控过程中相关政策迟缓,那对中国经济的健康持续发展就会有巨大的负面效应。

在强劲的经济增长数据和充裕的市场流动性的双重刺激下,全球金融市场在刚刚过去的7月,经历了一波急升的行情,股市和期市场纷纷走牛。道琼斯指数已经重回9000点,目前正朝着万点进发,的确是20多年来最大的一头“七月牛”。A股市场更是一番热火朝天的景象,直朝着4000点飞奔而去。油价再次触及70美元附近,一旦接下来站稳75美元/桶以上的关口,那么油价年内90美元的高点可期。铜价更是涨势凶猛,5500美元/吨已经踩在脚底,6000美元/吨近在眼前。全球金融市场并没有因为夏季的来临,由于基金经理多数出去度假而出现惯常的“夏打盹”现象。“夏季卖,跑得快”的魔咒未能阻止住全球投资者做多的热情。

是的,当前全球经济复苏的迹象已经愈发明显,虽然这种复苏并不是十分坚实,未来依然充满变数。因为我们无法排除随着金融危机形势的可能再次恶化,美国经济也存在二次探底的可能。毕竟二季度的经济回暖主要依赖于贸易赤字的收窄,而消费需求并未因为退税支票等政策的实施出现明显增长,复苏的基础或许并不稳固。

但是从短期来看,在“流动性史上最泛滥”的大背景下,宏观经济触底回升已经不足为奇。美国经济二季度的降幅为1%,远低于经济学家的普遍预期,与去年四季度6.4%和今年一季度5.4%的降幅相比,更是可以称之为快速回暖,经济先行指标指数更是跃升了3%。7月份芝加哥采购经理人PMI指数升至2008年9月份以来最高水平(43.3%),这也进一步推升了美国经济即将复苏的预期。更为鼓舞人心的是,房地业复苏也在进行,房屋建筑活动正在加速,其中独户住宅开工连续三个月出现增长。同时,制造业也在开始企稳,实际上自从通用“刮骨疗毒”之后,美国制造业最黑暗时期就已经过去。种种迹象表明,自2007年12月开始的美国经济衰退已经接近尾声,在年底美国经济有望出现正的微弱增长。

在经济复苏的良好预期下,投资者将更多的精力集中在了未来的市场需求可能快速回升、全球通胀大面积蔓延的担忧上,故而多数资金开始抛售避险货币美元,开始转向大宗商品等实物性资产。最近两周市场的表现已经足以证明投资者的这种心态,投资者开始撤出对美元的投资,引发美元贬值,商品市场受益。与之对应的是,过去两周原油期货已累计上涨17%,铜价亦从4700美元/吨快速升至5700美元/吨。英镑和欧元对美元目前都接近6月初高点,美元指数在7月中旬之后再次蜷缩在了80点的下方,7月31日当天更是触及09年最低点(78.220),为2008年9月以来最低收盘位。

实际上,目前全球货币市场在去年金融危机恶化期间所出现的“冰冻”现象现在已经彻底解冻,全球央行放出来的巨额流动性目前已经“动起来”,而不像之前的多数流动性被“窖藏”起来。目前,LIBOR的三个月拆借利率水平目前已经首次回落到0.5%以下(0.496%),与去年9月份之后这一利率急升至4.8%以上形成鲜明对比,持续维持高位近8个月,直到今年5月份之后才开始回落。反映银行放贷意愿的TED利差(即美元三个月LIBOR利率与三个月国债利率的差额)已经降到了30点附近,表明银行的放贷热情甚是高涨,这一水平已经相当于危机爆发前正常年份的平均水平,市场预期到2010年,这一数据将会降至25点的水平。远远低于去年10月的约490个基点,当时全球金融体系正值崩溃边缘,当时市场流动性是极度的衰竭。

可以看出,LIBOR的三个月拆借利率水平和TED利差的快速回落,显示出伯南克“解冻”货币市场的政策效应已经开始显现,银行的惜贷氛围缓解,美联储直升机撒钱式的经济刺激计划,开始作用于实体经济。流动性危机可以宣告结束,接下来将上演的是流动性巨额过剩推动的全球资产价格膨胀的故事。

那么,接下来我们需要关注的问题是如果流动性驱动之下的泡沫化格局再现,伯南克会否迅速祭起收紧货币的政策大旗。毕竟对于伯南克来说,自从就认美联储主席的一开始就面临着格林斯潘时代所遗留下来的泡沫破灭难题,这三年多来一直在收拾上一轮泡沫堆积所带来的“烂摊子”。前车之鉴,伯南克自然比旁人都更加明白个中厉害,以泡沫化解泡沫肯定不是伯南克的初衷。尽管在2010年初,伯南克的任期届满,到时候能否连任至今奥巴马还未作出明确的表态。伯南克若是无法连任,那么下一届美联储主席或许也将不得不对付不断膨胀的流动性泡沫狂舞。因为谁也无法再次承担巨型泡沫破灭所带来的经济深幅萎缩的责任。

由此看来,尽管整体宏观经济形势十分支持资产泡沫继续大规模膨胀,比如道指触及15000点,油价蹿至150美元/桶、铜价升至万元/吨,美元跌至70点下方。但是未来政策收紧的风险以及经济可能二次探底的可能,都使得资产泡沫出现涨在“半山腰”的局面,甚至会在一两年之后再次出现泡沫破灭的恶性循环。世界经济未来会“不得不”地陷入无比的尴尬境地。

诚然,长期来看我们无法逃脱泡沫必将破灭的现实,因为“做实泡沫”更多的时候是一种美好的愿望,毕竟实体经济发展的速度远远赶不上泡沫堆积的凶悍。然而,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的是,接下来的6个月到12个月,全球金融市场整体趋势将呈现上扬的格局,但是2010年以后,巨额流动性过剩所遗留的“后遗症”将逐渐爆发,到时候的形势将更加的不容乐观。或许,在经历了这一轮危机之后,我们将很快又将引来新的危机,金融危机的“十年”周期论或将改写。

而对于中国来说,伴随着商品价格的急升,以及食品供求关系的悄然生变,输入性和内生性通胀压力交叠,CPI通胀将很快显现,宏观政策现在确实已经到了应该着眼于即将到来的FPI(资产价格指数)和CPI双通胀。在上一次政策本应该放松的调控过程中,我们已经慢了半拍。如果这次再慢半拍,那么届时财政货币政策会更加的被动和滞后,其对中国经济的健康持续发展负面效应巨大。因此,未雨绸缪,随时做好政策转向的准备就成为货币当局目前最紧要的任务。

  评论这张
 
阅读(5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