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金节的博客

恰同学少年 不确定的年轻```

 
 
 

日志

 
 
关于我

倪金节,财经作家,常年专注于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研究。已出版《反通胀战争》,《好泡沫还是坏泡沫?》等作品。Mail:piaoni2006@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全球经济“滞胀”基本可以确定  

2009-06-05 00:3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球经济“滞胀”基本可以确定

——兼论中国应该如何应对?

文/倪金节

整体来看,在中央政府强有力的经济刺激计划的实施下,中国经济出现增速“停滞”和负增长的可能性很小,滞胀基本不会出现。但是中国未来的通胀压力还是存在的,而且同时还可能面临全球其他经济体的滞胀威胁。因此,当前在自身通胀和外部滞胀威胁尚未出现之际,未雨绸缪做好政策应对就显得十分迫切。

初夏六月的头几个交易日,全球金融市场呈现出一片激情飞扬,热火朝天的局面,让市场一直期待的经济复苏迹象,开始被渐行渐近的滞胀魅影所笼罩。特别地,在原油价格5月大幅度反弹30%之后,6月初的短短几个交易日,油价继续趾高气扬,并迅速站稳68美元/桶的现实,使得下半年或者2010年可能就将迎来全面滞胀的担忧不再是无稽之谈。实际上,CRB指数近三个月的累积涨幅已经接近15%,为去年11月份以来的相对高点,黄金、铜铝以及农产品等大宗商品都出现了不菲的升幅。现在看来,在大宗商品大幅度反弹的带领之下,全球性通胀将迅速取代前几个月经济学家还在担忧的深幅通缩。

实际上,目前商品市场继续走强的相关条件短期内难以被宏观管理部门的政策转向而夭折。本轮的商品价格大反弹,其主导因素是金融需求的快速崩发和部分商品供给的趋紧,而与实体经济是否复苏几乎没有任何关系,当然笔者并不否认“中国因素”的不那么糟糕是保证商品走强的有力保障。

毋庸置疑,目前全球的货币环境是“史上最宽松的”,美联储、欧洲央行等几乎所有主要经济体的基准利率都接近于零。在经历了半年到8个月的低利率环境之后,国际资金开始在商品市场、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等领域四处游走,这应该是近三个月市场指数纷纷大幅度上扬的最直接原因。而这一趋势势必仍将持续半年至一年以上,直到各国央行开始不得不收紧货币环境。数据显示,目前有大量的资金涌进商品期货市场,买进了大量的商品多单,以在未来的通胀过程中保证这些资金的币值稳定。因此,受到通胀预期的影响,不断上升的油价和其他大宗商品价格可能在2010年,将全球经济再次带入全球通胀的泥潭,20世纪70年代的历史亦将重演。

目前,复苏大局未定,伯南克们很难有实质的行动,谁也没有胆量在现在这个时候就开始大量回笼货币,而让经济复苏的趋势无法持续。因此,可以肯定的是在今年三季度商品市场仍将保持强势,原油站稳80美元/桶、铜价上冲6000美元/吨,CRB指数站稳300点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当然,由于三季度商品市场的上涨速度若超过了普遍的预期,并进而使得全球的通胀形势逐渐失控,那么美联储和欧洲央行最快可能将于今年年底开始考虑回收流动性。毕竟油价若再次朝着“百元”前进,将会把整体物价推升至世界经济难以承受的地步,对美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的复苏都将构成威胁。

实际上,从4月初开始,美国的长期利率开始出现急升,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市场的通胀预期已经形成。因为央行应对通胀的方式,加息是最佳的政策选择,而这必然将导致长期利率上行。虽然根据历史经验来看,通胀多是发生在宏观经济的上升周期,“高通胀、高增长”是一种较为常见的场景,但现在投资者更担忧的是,美国经济会否出现滞胀的情景,从而使得世界经济最终也难逃滞胀的厄运。

还有,从历史经验来看,央行从来就没有及时的回收过流动性。2001年到2004年的低利率环境,催生出了房地产市场、商品市场等多个泡沫,而等到2004年6月格林斯潘开始意识到非理性繁荣,开始回收货币的时候,尽管有连续17次的升息之举,但并未丝毫控制住泡沫的膨胀,而恰恰相反成为刺破泡沫的元凶。现在又是一个低利率的时代,各大央行能够及时回收流动性,既保证不通胀,又力保经济复苏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也太高估了央行决策者的智慧。因此,央行的“慢半拍”也是下一轮出现通胀的一大诱因。

经济增长的前景更是不容乐观。这次由房地产泡沫破灭而导致的经济衰退,将比历史上任何一次经济复苏都将艰难。奥巴马政府至今仍然整天焦头烂额于收拾大量的“烂摊子”,而没有多少精力去琢磨什么是引领下一轮经济增长的引擎。历史上来看,二战之后的60多年,全球经济分别依赖基础设施建设、军工产业、IT产业和互联网革命以及房地产业的带动,分别保持了一段时间的高速经济增长。然而,对于什么将成为下一轮经济增长的引擎问题,现在看不到丝毫的迹象。尽管各方都在对新能源议论纷纷,但是依赖新能源造就下一个辉煌十年的操作性和可行性现在看来并不大。

在去年9月雷曼兄弟破产之后,全球经济形势开始急转直下,全球通胀的趋势也立即被经济需求的快速萎缩和流动性“冰冻”所吞噬。现在看来,随着全球流动性的再次泛滥,低利率环境难以短期内恢复正常以及经济增长的前景依旧黯淡的多重因素的交互影响,世界经济陷入滞胀的可能性大大增加。当此之际,伯南克、特里谢等全球货币政策的掌舵者们,必须审时度势,相机抉择,能够尽可能完美的掌控住这些极度过剩的资金流动性,避免下一轮大泡泡吹起来的速度和强度都远超上一轮(2001到2008年)泡沫周期。这是货币舵手们接下来的最紧迫任务。我们已经不奢望,政策制定者能够在第一时间既控制住流动性,同时保证世界经济的安全复苏。

整体来看,在中央政府强有力的经济刺激计划的实施下,中国经济出现增速“停滞”和负增长的可能性很小,滞胀基本不会出现。但是中国未来的通胀压力还是存在的,而且同时还可能面临全球其他经济体的滞胀威胁。因此,当前在自身通胀和外部滞胀威胁尚未出现之际,未雨绸缪做好政策应对就显得十分迫切。

有鉴于此,宏观政策的着力点,应该首先确保经济下滑趋势结束,并努力控制住物价的上升态势,实现合理的经济增长和稳定的物价水平。要达到这样的调控目标,单一经济政策难负其重,而需要构造“多管齐下”的宏观政策体系。

首先,为了确保增长的可持续,必须尽一切努力保证消费的稳定增长,逐步摆脱依赖信贷投放支撑固定资产投资的经济增长格局。而要力保消费就必须痛下决心进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逐步增加中产阶层和农民阶层的收入,同时加大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惟其如此,消费的增长才能持久,中国经济才可能在没有了巨额信贷和出口受阻的双重压力之下,继续保持较为稳定的增长。目前看来,刺激国内消费的政策力度远远不够,改革的意愿也与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中央对当前的形势非常清醒,把应对危机作为深化改革的契机,于5月19日发布了《关于2009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对推进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做出了具体部署。应该说,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许多改革相对更容易推行,我们应该抓住这样的机会。

其次,对政府和货币当局而言,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必须“相机抉择”,在全球通胀成形之初就及时将国内的货币环境回归正常化。以往的经验表明,国际市场间的流动性往往是“奔波”于商品市场、股票市场、房地产市场之间的,其中最为稳妥的投资标的就是原油这样的资源商品。可以预见,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性的资产价格泡沫可能会卷土重来。一旦这种情景出现,无论对于政府,还是对于企业和居民而言,都将是一次严峻的挑战。中国现在的形势是,在房地产市场还未能进行足够的调整之际,资产价格型通胀已经出现。中国股市在半年内上涨60%以上,一线城市的房价微降数月后再次转升,很多楼盘已经超过历史最高价。这些足以说明货币扩张的政策效力已经显现,在实体经济投资机会不多的情况下,过剩资金辗转于国内的资产市场成为必然选择。接下来,随着中国经济宏观形势的趋稳,资产价格通胀可能将更加强烈。很显然,一旦股市、房市等泡沫再次破灭,对经济而言是一场灾难,对百姓来说是极大的伤害。

再次,必须严格控制成本上升,应当支持企业,包括上游的原材料供应商、生产企业到下游的产品制造商,在商品期货市场适时的进行套期保值的交易,以有效控制住产品的成本,进而确保物价形势不至于完全受制于大宗商品市场价格的涨跌。对石油企业,特别是上游石油企业而言,油价高涨将显著增加企业的销售额和利润,刺激石油企业进一步加大勘探开发力度,提高产量。但是,不可忽视的是,通货膨胀也必然增加企业生产和销售成本,给资金管理带来困难。因此,上游石油企业有必要预判形势,提前采办各种生产资料,并加强资金管理,避免汇率波动风险。(本文感谢管清友博士的支持和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184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