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金节的博客

恰同学少年 不确定的年轻```

 
 
 

日志

 
 
关于我

倪金节,财经作家,常年专注于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研究。已出版《反通胀战争》,《好泡沫还是坏泡沫?》等作品。Mail:piaoni2006@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混乱的货币环境急需正常化   

2009-04-21 07:2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混乱的货币环境急需正常化                          

文/倪金节

货币管理部门是一国经济金融环境的守护神,肩负着保持资产价格和CPI在内的所有物价的稳定,并防范金融危机的重任。在经济回暖大局初定之时,央行和银监会适当地将货币环境正常化,不光是防止未来通胀风险、保证贷款质量和优化经济结构的内在要求,更是在全球性货币宽松的背景下,未雨绸缪率先将货币环境回归正常的前瞻之举。

尽管一季度6.1%的经济增速,出乎市场和不少机构的预期。然而,工业增加值和投资数据的甚是喜人,让各方对接下来中国经济的迅速回暖信心十足。这主要归功于信贷疯狂“井喷”带动的固定资产投资需求的快速崩发,3月份这一增速已经蹿升至30.3%。

可以预期,如果接下来新增贷款增速不能回调,中国银行业不能控制住贷款的迅速流出,那么中国经济立马将迎来又一次的经济过热,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也将很快飙至前几年经济过热时期的40%以上。届时,财政货币政策不得不再次被动收紧,以遏止住脱缰的投资数据和货币增速。4月份和5月份的投资和货币数据如果延续一季度的飙升走势,那么货币通胀的失控已经在所难免。

一季度,中国的新增贷款已经高达4.58万亿,按照如此增速,到现在(4月中旬)极有可能已经突破了温总理全年新增贷款5万亿的目标。实际上,这一目标已经远远超过了近年来经济过热时期多数年份稳定在3万亿左右的水平上。从历史经验来看,中国每月新增5000亿贷款是个极限,也就是全年6万亿,如果超过这个数字,那么不审慎放贷的行为则会大量出现。而今年一季度信贷的狂飙已经远超过了这个水平。笔者接触的不少银行界的朋友都在感慨,所有的银行全部都是在进行疯狂的“撒钱”比赛。

假如接下来货币当局没能有效控制住贷款的激增,那么纵使最保守的按照月增5000亿的水平计算,那么09年全年的新增贷款就将达到9万亿,笔者相信这是个让所有人都惊奇和无法想象的新增贷款数字。2008年底央行公布的贷款余额为30万亿,那么到2009年底中国的信贷GDP比例则为122%(39万亿/32万亿,09年32万亿GDP规模是以8%的GDP增速计算),超过了1.2的上限安全区间。虽然这一数据并不高于前几年经济过热时期(比如2005底中国的信贷GDP比例为136%),但是要知道在经济“寒冬”的时候都能突破警戒线,那么在经济过热的时候,这一数据又将“飞”到哪里去?

与激增的信贷数据相对应的是,中国的广义货币(M2)增速也开始了急升。一季度,M2增速已经高达25.5%,远超央行多年17%的经验安全值。该数据不仅刷新了中国近年来的新高,在国际上也排名第二,仅次于以色列的32.4%。同样试图走再通胀道路的美国M2增速只有10.1%,欧元区为7.2%。而且让人费解的是,美联储和欧洲央行的基准利率水平远低于中国央行,他们的基础货币却未出现中国这般“离谱式”的暴增。这或许只能用行政逻辑来解释其中的玄机了!

就在一年前的一季度,中国还在被8%以上的高通胀所困扰,而短短的一年时间,现在通缩的幽灵已经来临,让人顿觉通胀转化为通缩也就是一夜之间。

当前,在巨大的货币供应量的刺激下,“宽货币”、“宽信贷”的双宽组合,将让通缩再次化为通胀的速度可能更快。根据经验数据,1994年的M2的增速曾高达40%以上,而当时的通胀则为25%左右。如果央行在接下来不能及时将货币环境正常化,M2增速攀升至30%左右,那么高通胀卷土重来绝非危言耸听,特别是在新增贷款一季度已经高达4.58万亿的大背景之下,货币的急剧膨胀更有可能快速成为现实。

不仅仅是极为宽松的货币环境将成为中国下一轮经济过热和高通胀的元凶,大宗商品底部已经完全夯实并可能再次出现不小的升幅,这将让企业迅速地察觉到生产成本的上升。届时,在货币流动性过剩和生产成本上升的双重作用下,通胀的回升速度亦将大大超出普遍的预期。

实际上,在经济回暖大局初定的情况下,央行和银监会适当地将货币环境正常化,不光是防止未来通胀风险、保证贷款质量和优化经济结构的内在要求,更是在全球性货币宽松的背景下,未雨绸缪率先将货币环境回归正常的前瞻之举。

毋庸置疑,在几乎所有央行将基准利率都压低至零的时候,中国央行没有跟随大潮流而动,虽然去年多次降息,但是依旧保持着存贷款基准2.25%和5.58%的水平,既为经济若继续恶化,利率仍有调整余地做好准备,又保证着若通胀来临,未来的升息空间亦很大。因此,这一基准利率水平现在看来是较为恰当的,退可守进可攻。所以,虽然笔者在强调将货币环境正常化,但是并不认为升息是理想的选择。而应该采取包括行政管制在内的种种措施,遏止住新增贷款的继续暴增。

正如前文所言,就是在基准利率水平并不比欧美低的情况下,M2和贷款增速远远超过欧美,这种异常却是中国货币政策最为令人担忧的。而这其中最为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的信贷市场运行思路,是以行政手段迫使贷款流出银行。这种做法只会让那些其实“并不缺钱”的企业和炒家更为“有钱”,而对那些极度依赖于贷款的中小企业和一些二三线城市的中小开发商的资金链却难以产生效果,他们依旧难以通畅的获取资金。而这些企业,却是这一轮经济衰退过程中最为迫切需要资金支持的企业。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撒钱”并未撒到这些企业的头上。因此,可以说中国经济在回暖的同时,存在着十分严重的冷热不均现象。贷款集中的政府投资(包括大型国有企业)热,而民企投资冷;股市楼市热,出口企业冷。 

当此背景之下,货币环境正常化也就显得迫在眉睫。如果继续放任信贷数据创纪录,坊间盛传的第二轮经济刺激也再次采取“撒钱”的方式,那么中国经济只会结构加速失衡、资金和资源继续错配、宏观流动性泛滥的同时,而微观流动性却是混乱的。这样的格局贻害的是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及时将货币环境正常化,特别地,稳定住新增贷款的增速和质量,更是这一轮货币环境正常化的重中之重。如果不能够做到这一点,可以想象财政货币当局立马将面临的是2004年到2007年的政策选择,不得不再次和经济过热作斗争。笔者宁愿相信,非冷即热,并非中国经济的天然宿命。

货币当局是一个国家经济金融环境的守护神,肩负着保持资产价格和CPI在内的所有物价的稳定,并防范金融危机的重任。这要求货币当局必须具有前瞻的直觉和思维、独立的判断能力以及果断的政策应对。如果货币当局对混乱的货币环境视而不见,长时间让非正常的货币环境服务于实体经济,这将是货币当局的渎职。因此,请设法将货币环境正常化!

  评论这张
 
阅读(1661)|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