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金节的博客

恰同学少年 不确定的年轻```

 
 
 

日志

 
 
关于我

倪金节,财经作家,常年专注于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研究。已出版《反通胀战争》,《好泡沫还是坏泡沫?》等作品。Mail:piaoni2006@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缅怀马老:紧贴地面行走的经济学家  

2007-10-31 07:47:26|  分类: 国内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缅怀马老:紧贴地面行走的经济学家            

“迟钝”的媒体10月30日下午发布了28日15点马洪老先生悄无声息地离开人世间的消息。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很是沉重,如两年前薛暮桥老先生逝世一样,让我感到伤心悲恸的不仅仅是马老自然生命的终结,而更为重要的是我们生活的这个国度,又少了一位甘于坐冷板凳,潜心做学问的大师级经济学家,毕竟在当代的中国,能够在金钱与名誉中清醒做学问的经济学家可谓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

马老对于我们这个年龄的经济学子来说是“陌生”的,他的知名度无法与那些整天活跃于论坛媒体的学者相提并论,但其对中国经济改革的贡献却是这些“高知名度”学者将永远无法望其项背的。马老对中国经济的洞察力不是寻章摘句,不是闭门造车,而是靠脚踏实地走过中国的“山山水水”,从深圳特区到黑土大地,从长三角到西部高原,处处留下了他的身影,调查实践让马老掌握了第一手的中国经济材料。在这点上,马老与孙冶方、顾准、薛暮桥、陈岱孙和刘国光等老一辈经济学家一脉相承,他们更是中国目前的当红经济学家值得认真学习的光辉典范。

马老虽然不是经济学科班出身,对那些包装华丽的经济学“时装”可能并没有现在的中青年经济学家熟稔,但是其对中国经济问题的认识深度和广度,却远远地超过了如今的经济学家。马老长期从事经济理论研究和政策咨询工作,与薛暮桥、刘国光等一起为中国最终走上市场经济的道路做出了奠基性的贡献。耄耋之年的马老虽然身患帕金森,行动很是不便,但思维依旧活跃,继续默默地观察着前进中的中国经济,并开创了研究机构市场化和社会化的先河。可以讲,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伟大征程是与马洪的名字紧紧地连在一起的,我们甚至可以说“马洪不死”。

是的,知道如何去做,称的上有经验;在不知道如何做的时候,探索去做而且取得符合社会发展的成果,就令人敬仰。笔者认为马老的一生就是这样,在那个视市场经济为异端的年代,能够坚守自己的信念实为不易。在现如今这个观点漫天飞舞的年代,还有几个人能够真正做到坚守笃信的信念,何况马老所处的那个时代?马老那代经济学人不少是在天命之年方能开始接触现代经济学,但他们对中国经济却做出了划时代的贡献。而我们这代人虽然生活在一个自由幸福的国度里, 20岁就能系统地学习现代经济学的理论知识,并且赶上了中国经济改革的大好时代,但是我们这代人却很难对中国经济的贡献达到马老们的程度。

如今,中国已经大踏步地走上了科学发展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征程,马老年轻时候的壮志成为现实,对于学者来说,最大的成就感莫过于自己毕生奔走呼号的理念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因此从这个角度说马老是最幸福的人。虽然目前中国市场经济已经雏形初现,但面临的矛盾和困难并不比马老当年奔走呼号的年代少,诸多的棘手经济问题,亟待经济学家破解,可以说,现在中国的经济学家所面临的挑战远甚于马老所处的年代。希望马老的逝去能够警醒和鞭策那些长期被聚光灯包围的经济学者。虽然当代中国并不急需诺奖级的经济学家,但是却极度需要深谙现代经济理论并对中国国情有深刻认识的经济学家,有他们才能让中国经济的运行有坚实的理论支撑,否则漫天飞舞的经济观点可能会让中国经济更为迷惑。

夜色四合,大地苍凉。马老驾鹤,我们为您祈祷,祝福马老您早日飞回世间,再做一生的经济学人;大师仙逝,我们只有努力,沿着马老的足迹继续中国经济和经济学的故事。

见于《第一财经日报》专栏 10月30日晚于朝外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