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倪金节的博客

恰同学少年 不确定的年轻```

 
 
 

日志

 
 
关于我

倪金节,财经作家,常年专注于宏观经济和金融市场研究。已出版《反通胀战争》,《好泡沫还是坏泡沫?》等作品。Mail:piaoni2006@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邹氏批评说对了一半  

2007-06-14 07:13: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笔者看来,29年的改革开放,甚至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国本土并不需要能够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而更为迫切需要的是像薛暮桥、吴敬琏、樊纲和何帆这样"四代一体"的经济学家队伍,他们既深谙现代经济学理论,又对中国的国情有着深刻的体验,他们的观点不一定完全正确,但正是这些经济学家的百家争鸣,才能够让决策当局有着更多的政策选择。

    日前,曾经最为坊间津津乐道的,屡出惊人言论的邹恒甫,由于违反了光华管理学院的规定,而被解除其在北大的教授职务,一时间舆论哗然。这位昔日以严厉批判国内经济学界种种"怪现状"的世行经济学家,再次被推至了风口浪尖。此时将邹氏的被解职,与其过往对中国经济学界的批判,结合起来分析,或许能得到比较微妙的收获。

  当代中国的经济改革已经进入了深刻的转型期,面临着太多的矛盾和问题急待解决。这样的时代,经济学家"意见领袖"的作用被发挥到了极致,中国的经济学家一方面体会着"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的快感,同时也承受着诸多的"讥笑怒骂、讽刺挖苦"。特别地,每逢盛夏时节,中国的经济学家似乎都不得不"洗耳聆听"来自外界和同行的叫嚣。2004年郎咸平让内地经济学家"集体失语",2005年丁学良的"五个经济学家论",再到邹恒甫"三纲五常"、"林海张杨"的无厘头式调侃,以及"李稻葵,白重恩,汪丁丁等经济学家给年青一代作了不好榜样"的批评。

  长期浸淫于经典经济学理论的邹恒甫,在很多方面和郎咸平有着些许的类似,他们都是有着重量级学术论文支撑的学者,正是如此,侃侃而谈中所凸显的底气更为十足。难怪乎现今的邹恒甫一改往日的低调,运用着3.0时代的工具,奋力疾呼其多年压抑的观点。

  邹恒甫对当代中国经济学现状的批评以及他的经济学理想,着实让我们不得不静下心来细细的品味,其中不少论点直击中国经济学界的软肋。但是,中国的经济学家从来就不是邹恒甫所希冀的"学术"人士,自从改革开放后经济学的经典理论在中国大地"生根"那天起,就注定了中国不可能产生"欧美式"的学术性经济学家。

  以薛暮桥和吴敬琏为代表的那代经济学者,其中不少是在天命之年方才开始接触现代经济学,寄希望于吴老那代人产生原创性的经济理论实在是强人所难。樊纲和张维迎这代经济学人,虽然所接受的经济学训练相比于以前大为改善,其中不少有着欧美名校博士的背景,但这代人的学术巅峰之际,恰是中国改革开放突飞猛进的时刻,如此动人心魄的经济实践,有谁能忍心错过,而去玩弄经济模型。林毅夫、李扬、谢国忠和胡祖六们的名字无论褒贬,就这样响彻了中华大地。现如今,中国经济正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这样的时代,让每一个经济学人激情而理想,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在校的博士生们就已经开始"激扬文字"的根本原因。

  这些经济学家和准经济学家的"激扬文字",正是邹恒甫所极力鄙视的,在邹氏眼里,唯有JFE、JF的论文才是正道,才真正是经济学家应该撰写的文字。邹氏的观点,的确道出了中国经济学家面对类似的批评,只能"束手就擒",而无丝毫的"还手之力"。但正如笔者上面阐述的,邹氏观点其实只对了一半。

  在笔者看来,29年的改革开放,甚至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国本土并不需要能够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而更为迫切需要的是像薛暮桥、吴敬琏、樊纲和何帆这样"四代一体"的经济学家队伍,他们既深谙现代经济学理论,又对中国的国情有着深刻的体验,他们的观点不一定完全正确,但正是这些经济学家的百家争鸣,才能够让决策当局有着更多的政策选择。

  不管是邹氏的批评,抑或是郎咸平和丁学良的指责,都未免有着偏见和苛求。批评者的"良药"虽然"苦口",但是这些批评,对中国经济学今日之"怪现状"的警示作用毋庸置疑,坦然面对,认真改之就是。中国的经济学家是个很值得研究的团体,他们大多数对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度,有着无以言表的赤子之心。

  有位青年经济学者曾经这样描述其初为经济学人的感受,"一个无法让自己的妻儿免于饥馁的理想主义者或许会得到我的尊敬,但永远不会成为我效仿的榜样。"这样平实的文字,很确切的表达了中国的经济学家的激情而理想,这种理想不是乌托邦式的,而是立足于为中国改革奔走呼号,并实现着自己的安身立命。当前中国经济"大关"依然未能迈过,对经济学家提出了更高的智慧要求,面对着越来越频繁的批评,笔者坚信,中国的经济学家一定能够乘风破浪,在更深入的改革大潮中,实现他们的"诸葛情结"。

     第一财经日报专栏约稿

    昨天接到约稿之际,编辑原想我能以这次的“利益之争”为话题写篇评论,但我思绪良久,最终还是以“邹氏批评”的解析为文了。邹老师是笔者甚是尊敬的经济学家之一,在老师“落难”之际,“抱不平式”的文字已经无力回天,反而以先生曾经的批评为背景,唤醒未来中国经济学的“清明”而书写点什么,意义或者更大。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